“伊朗核弹之父”被杀后德黑兰誓言报复,美军方紧急调回“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

正文: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伊朗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的下葬仪式将于30日举行,而这位核科学家之死带给中东地区的巨震还在持续。28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总统鲁哈尼都誓言要“报复幕后黑手”,而总编由哈梅内伊直接任命的伊朗 《世界报》29日甚至发表评论建议政府袭击以色列城市海法。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则在推特上转发以色列记者梅尔曼的言论,称法赫里扎德遇袭事件是“对伊朗的重大心理打击”。“核科学家之死是特朗普领导的对伊战争的第一枪吗?”在法赫里扎德遇刺几小时后,美国军方宣布,已将“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调回海湾地区。另据《华盛顿邮报》29日报道,随着特朗普总统任期进入最后几周,伊拉克政府非常担心美国和伊朗在最后一刻的对峙“可能会在伊拉克爆发”。在德黑兰,愤怒的抗议者焚烧以色列国旗,并同时烧毁特朗普和候任总统拜登的照片,美联社28日称,这显示不论是德黑兰还是即将接任的拜登,想要恢复伊核协议,都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以严防伊朗报复

29日,伊朗在马什哈德、库姆、德黑兰3个城市为法赫里扎德举行葬礼仪式,下葬仪式将于30日举行。据伊朗媒体报道,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为防止聚集性感染事件发生,官方尚未透露下葬地点。据美国“政治”网站29日报道,伊朗伊斯兰议会当天就法赫里扎德被杀举行秘密听证会,议长卡利巴夫会后表示,“必须让伊朗的敌人后悔杀死他”。28日,哈梅内伊称法赫里扎德是“杰出的核和军事科学家”,誓言“对肇事者和幕后黑手进行明确的惩罚”。伊朗总统鲁哈尼28日也表示:“全球傲慢的邪恶之手再一次被雇佣军篡权的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鲜血染红。伊朗将在适当时候回应科学家的殉难。”他同时强调,伊朗是足够明智和聪明的,不会掉入以色列政权的圈套。

以色列当局拒绝对法赫里扎德之死置评。美国政府及候任总统拜登的过渡团队也拒绝对此事置评。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29日称,为防范来自伊朗的报复,以色列驻世界各国的使领馆已经提高了警戒级别,全球犹太人社区加强了安全措施。报道称,伊朗可能的报复方式包括袭击以驻外机构、袭击世界各地的以色列游客以及派无人机破坏以北部边境地区的目标等。

美联社28日称,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将军苏莱曼尼在今年1月的无人机空袭中被美军打死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曾发射弹道导弹,造成数十名驻伊拉克美军受伤。“伊朗将如何为法赫里扎德复仇?”阿联酋《国家报》29日称,伊朗可能袭击欧洲的西方目标,也可能敦促地区代理人在海湾地区加大活动力度。美联社称,伊朗还可能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人员驱逐出境。

法赫里扎德遇刺几小时后,美国军方宣布,已将“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调回海湾地区。美国《时代》周刊网站28日称,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举动,因为航母已在该地区外待了数月。不过,美国海军第五舰队发言人28日称,这一调派与美国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撤军有关,并非由具体威胁诱发。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8日引述一名匿名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话说,调派航母返回海湾的决定原本是为确保美军安全撤回,但同时也可以“向伊朗释放信号”。

“伊朗核弹之父”

法赫里扎德1958年出生于库姆,是伊朗近十几年来最著名的核科学家,同时在伊斯兰革命卫队中保留了准将的高级军衔。2014年,一名西方外交官告诉路透社:“如果伊朗真的将铀浓缩为武器,法赫里扎德将被称为伊朗核弹之父。”2015年,《纽约时报》曾将他与美国原子弹计划的第一负责人奥本海默相提并论。

英国广播公司(BBC)28日称,在法赫里扎德之前,2010年至2012年间,有4名伊朗核科学家相继遭到暗杀。伊朗认为凶手都是以色列。中东媒体称,过去15年间以色列一直想除掉法赫里扎德,以此破坏伊朗的核计划进程,但一直未能得手。《耶路撒冷邮报》称,以色列前总理奥尔默特曾直言不讳地说,法赫里扎德是一个目标,“走在大街上我也能认出他来”。

伊朗原子能组织发言人28日表示,暗杀法赫里扎德的犯罪分子与今年7月2日破坏伊朗纳坦兹核设施的是同一伙人,“似乎以色列政权都参与了这些事件”。美联社28日称,这次袭击具有精心策划的军事式伏击特点,以色列以前也曾被指控进行过类似的袭击。路透社28日称,伊朗指控以色列是这起袭击的幕后真凶,并暗示这场袭击得到了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祝福”。

甚至以色列媒体《以色列时报》28日也刊文称,暗杀法赫里扎德是以色列破坏伊朗核项目的漫长战略计划的高潮,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局负责人亚德林表示:“显然蓬佩奥来一趟(以色列)并不是专门去普萨迦酒庄喝酒的。”

曾经担任奥巴马伊朗问题顾问的马利28日对BBC表示,暗杀法赫里扎德是特朗普在任期最后几周内实施的一系列行动之一,目的是从经济和核计划上对伊朗造成最大损害,同时使拜登恢复外交努力和重返伊朗核协议的任务复杂化。有分析认为,不管美国有没有参与这次刺杀行动,拜登政府面临比上几任总统更加复杂的情况,伊朗有可能迫于国内压力拒绝重回谈判桌。

《卫报》称,特朗普当然需要一场胜利,内塔尼亚胡和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也希望向拜登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对伊朗的绥靖政策是行不通的。但暗杀代表着一场高风险的赌博。比如本·萨勒曼,他无疑希望看到伊朗被打得鼻血直流,但他也必须考虑将沙特城市和石油码头变成目标的成本。

“特朗普已失去一切,就等着他离开吧”

“伊朗科学家之死是特朗普领导的对伊战争的第一枪吗?”英国《卫报》28日称,伊朗顶级核专家遭暗杀,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将离任的特朗普决心采取进一步行动。上周末,内塔尼亚胡、本·萨勒曼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沙特举行了史无前例的会晤,随后中东就出现了这种局面。有迹象表明他们可能同意加大挑衅和削弱德黑兰政权的力度。日前,特朗普下令几架可搭载核弹头的B-52轰炸机飞了3000公里前往中东,原因仍未披露。人们还担心,这一切可能只是某种更具战略爆炸性事件的前奏。

《卫报》称,如果伊朗对暗杀事件进行反击,拜登缓和地区局势的希望就会破灭,而即使德黑兰政权有所收敛,伊拉克、叙利亚或黎巴嫩的什叶派民兵组织也可能会自发行动。更重要的是,在特朗普明年1月20日离任之前,伊朗采取的任何报复行动都有可能被用作攻击其核设施的理由。

也有分析认为伊朗不会轻易开战。“乌云密布:美国将轰炸机调往中东”,俄《消息报》29日引用俄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达维多夫的话表示,“我们只能预测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将进一步加剧……但我不认为会有新的军事打击”,“美国军事打击将有助于伊朗国内团结,相比之下,美国通过煽动伊朗内部抗议来破坏其稳定将容易得多”。

“中东在线”网站撰文指出,哈梅内伊的一名军事顾问称,“在他们(以色列)的盟友(特朗普)政治生涯的最后几天,犹太复国主义试图加强对伊朗的压力,并制造一场全面战争”。这说明,伊朗虽然高调称以血还血,但内心还是清醒的。伊朗并不想与美国“迎面相撞”,尤其是在美国政权过渡的特殊敏感时期。另据《华盛顿邮报》29日报道,当特朗普讨论对伊朗可能采取军事行动被媒体曝光后,伊朗负责海外特别行动的圣城旅负责人加尼访问巴格达,并敦促各方保持克制。他警告伊拉克相关民兵组织和政治派别,在特朗普离任前不要升级对美国目标的袭击:“特朗普已经失去了一切。就等着他离开吧。”

【环球时报记者 田恺 黄培昭 朱兆一 任重 柳玉鹏】

posted @ 20-12-02 11:4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最大的网彩平台 @2014

Powered by 最大的网彩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